adc影院oa

“你的意思是说袭击凉鼾鬼和我的那两只魂鬼并不是白宁鬼的手下,而是两个混入进白宁鬼势之中的魂鬼?是它们有意搅乱了我们的计划,阻止我们九殿阎罗在这风缘城里行事?这怎么可能?这片大地之上,除了九殿阎罗,还有那个魂鬼组织敢和我们抗衡?惹到了我们,它们还想不想活了?”听完瘤状脑袋魂鬼说明完,翻车鬼怒不可遏地惊呼道。

“翻车鬼大人,九殿阎罗虽然是这片大地最强的魂鬼组织,但却不是唯一的魂鬼组织,在一些长久存在的老牌魂鬼组织之中,也是有些不朽的老鬼坐镇的,其组织之下的势力开枝散叶,明铺暗布,互相割据,谁也说不准哪城哪镇就有它们的背景,所以这次的事情,也有可能是涉及到了它们的利益,它们明着不敢与我们为敌,但是暗中却在和我们角力。”翻车鬼惊呼之后,瘤状脑袋魂鬼想了想,继续说明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那么点可能,不过将阎罗令交给我的那位大人好像说过这风缘城无主可收吧,难不成是那位大人记错了?”翻车鬼觉得瘤状脑袋魂鬼之言有些道理,但又好像想起了什么,揉着下巴琢磨道。

“不,不,小奴可不敢说是那位大人记错了,或许是这风缘城不仅被我们盯上了,还同时被其它的鬼王组织盯上了,才会出现这种事情,而那位大人还不知道而已。”翻车鬼琢磨之声刚一落下,瘤状脑袋魂鬼赶紧伏地否认道,似乎害怕翻车鬼错意什么。

“嗯,你分析的很好,如果真是那样,这事可就麻烦了,等回去之后我会将你的猜想上报给那位大人,由那位大人出面调查一下,看看是谁在我背后使坏,到时候我要连它同这风缘城一起收了!”瘤状脑袋魂鬼否认之后,翻车鬼眯眼一笑,好像是在盘算些什么,阴厉地说道。

说话之后,不知是阎罗令的持续时间到了,还是翻车鬼主动解除了阎罗令的增幅,阎罗令上的幽光黯淡,再次变回成一个魂力凝成却如同实物一般的令牌,被魂形再次化归为稚童模样的翻车鬼收进到了魂躯上的魂凝肚兜里面,仔细地保存了起来,而复归于稚童的翻车鬼虽然强大的魂力不再,灵魂却充盈饱和,丝毫不像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一般。

“翻车鬼大人,既然您已经将阎罗令解除了,就不要在此地多做逗留了,省得夜长梦多,不如先行从风缘城离去,到郊野的那处秘密基地里将这次发生的事情向上面汇报,等待着上头重新下达指令吧。”翻车鬼刚一收起阎罗令,瘤状脑袋魂鬼再次向翻车鬼拱手,开口建议道。

“嗯,暂时阎罗令也用不了了,事到如今只能如此行事,之后要是让我抓到那两个破坏我计划的魂鬼,我

定将它们碎尸万段!”瘤状脑袋魂鬼建议之后,翻车鬼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一下,望了一眼鬼宴的方向,恶狠狠道。

“一尺斩!”

“重翼毒仙体,雷毒斩!”

“素贞白灵体,水魂刺!”

绝色内衣穿上诱惑

翻车鬼的话音刚落下没多久,在漆黑的小区楼群中,三道魂影眨眼便现身在了翻车鬼身周,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强大的魂凝武器,散发出磅礴的魂力威压,向着翻车鬼猛袭而去,将翻车鬼的逃路死死封住。

“谁?!你是……张嫌……”在三道魂影手起未落之时,翻车鬼已经察觉到了身周的三股强大魂力,望着正面自己的那道魂影,待到昏暗的月光透过细密的云层照到魂影的灵魂侧脸,翻车鬼似乎已经认出了魂影的身份,开口惊呼道。

“落!”

“斩!”

“刺!”

翻车鬼的惊呼声还未落下,张嫌等魂似乎并不打算给翻车鬼反应的机会,手中刀、刺尽落,部落在了翻车鬼的身上,一瞬之间,翻车鬼的脑袋被蒲梓潼的魂刺直接刺穿,魂躯也被张嫌和班蝶的魂刀尽数斩成三段,整个灵魂散落一地,变成了一地的灵魂残片。

“你们是谁?这魂力……,两个魂师和一只半王鬼?!你是……鬼宴上出现的那个花蝴蝶吗?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魂师又为什么会在这?”见翻车鬼被斩成三段,脑袋也被整个刺穿,一众九殿鬼使皆露出惊讶的表情,那瘤状脑袋魂鬼更加惊恐地望着魂威最强的班蝶,似乎认出了班蝶的样子,魂躯连连向后退却,向其发生质问道。

“张嫌,怎么办?要把它们部都灭口吗?我们杀了翻车鬼,这事要被它们这群九殿鬼使传了出去,恐怕九殿的阎罗就要派人来追杀我们了……”班蝶见瘤状脑袋魂鬼认出了自己,皱了皱眉头,向张嫌请示道。

“偷袭很成功,这次翻车鬼应该是活不了了……,行吧,我们就去把那些鬼使也部消灭了吧,一绝后顾之忧!”听到班蝶的请示,张嫌先是望了一眼魂躯散落一地的翻车鬼,确认其魂力在急速散失之时,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又回忆起了那阎罗令的威力,也有些担心九殿阎罗组织会秋后算账,再次点头冲班蝶回应道。

张嫌回应之后,班蝶二话不说,直接将半王级别的魂力释放了出来,冲杀进了那群魂躯刚刚复原没多久的鬼使之中,挥舞着翅翼魂刀大开杀戒。

而张嫌和蒲梓潼见班蝶开杀之后,也不落其后,寻找到其中准备逃走的几只鬼使追了上去,拦住了那些鬼使的逃路,配合着班蝶一齐将它们斩落击杀,不让一只魂鬼从他们的手中逃脱。

“你们!你们敢杀我们这些九殿的鬼使?!难道就不怕九殿阎罗

的阎罗王们调查到你们的情况,将你们灭族绝种吗?”就在张嫌和班蝶等人大杀四方之时,鬼使之中唯一能苦苦支撑的那瘤状脑袋魂鬼一边抵御着班蝶的攻击,一边向张嫌等人开口质问道,似乎是在威胁张嫌几人。

“今日不把你们部杀光,把这里打扫干净,你们九殿阎罗才不会放过我们吧?别废话了,看招,毒龙斩!”张嫌听到瘤状脑袋魂鬼质问之后,快速解决掉两个准备用技逃走的魂鬼,在确认附近再没有魂鬼逃路,便挥刀冲向了瘤状脑袋魂鬼背后,从背后对其挥刀斩下,一边斩着,一边发出轻蔑地冷哼之音,向其回应道。

瘤状脑袋魂鬼本就正面难以抗衡班蝶,现在又被张嫌从背后夹击,眨眼之间便被张嫌将灵魂斩成了两半,即使它有着简单的灵魂自愈能力,张嫌的刀毒也已经令它自愈能力彻底失效,灵魂分做两瓣散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

“搞定!梓潼,你那边怎么样了?”张嫌和班蝶收拾完几只想逃的鬼使之后,将视线快速落到了蒲梓潼围堵的那边,由张嫌开口问道。

“三只小鬼而已,还想从我面前逃走,太不把本姑奶奶放在眼里了吧,放心,我这里也搞定了!”蒲梓潼虽然追出去了几十米,却也成功将逃走的魂鬼击杀,拎着三只奄奄一息的魂鬼残躯,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张嫌这里赶回。

“好,哈哈……,我终于大仇得报了,没想到事情居然进展的这么顺利,哈哈哈……”见蒲梓潼也得手了,张嫌终于松了一口气,开怀大笑了起来,翻车鬼一直是他心头恶债,也是他在误闯那次翻车鬼宴遭难之后抹不掉的永恒梦魇,如今翻车鬼已除,他感觉自己灵魂上那层无形的枷锁已经脱落,终于可以还上欠好友卢森的债,也终于可以从那梦魇之中摆脱,那份轻松感是他追杀翻车鬼这么长时间,迄今为止从未有过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你和那翻车鬼是何种仇恨,但见你如此开心,应该是从很深的积怨之中解脱了吧?祝贺你啊,不过祝贺你之后,按照约定,你是不是也应该解除我的鬼奴身份了,这可是我俩说好的。”见张嫌有些喜极而泣,班蝶摇了摇头,它似乎并不能理解张嫌的心情,在它看来,张嫌只不过是成功杀死了一只仇鬼而已,并不是极大欢喜之事,因为它也为旗下魂鬼报仇杀死过一些恶鬼,并没有什么激动的感觉,为了防止张嫌过度欢喜而出什么问题,它赶紧开口向张嫌提醒道,让张嫌先将自己的鬼奴魂契给碾碎掉,将它从鬼奴的身份之中解脱出来。

“好,我说话算话,这就给你解除!”张嫌虽然欣喜,但是灵识强大的他并没有出现意识上的混乱,听到班蝶的提醒,他点了点头,

准备将自己灵魂之中存有的鬼奴魂契取出来碾碎,以还班蝶自由之身。

“张嫌!你后面!那翻车鬼跑了!”就在张嫌准备取出魂契之时,蒲梓潼一边朝张嫌方向赶回,一边神色异常地向张嫌招手示意,冲着张嫌大声喊道。

张嫌听到了蒲梓潼的声音,魂躯猛地一个激灵,将头向身后看去,只见被斩成三节的翻车鬼魂躯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合为了一体,魂影一闪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本章完)

adc影院oa
Tagged on: